《真腊风土记》的开头是“总叙”,其续内容共有 40 则。因为内容繁多,我们将分成五集来介绍,方便大家认识这本对吴哥历史最重要的著作。

 

跟你说ㄟ
  • 周达观是个非常认真的文字纪录官吏,但不代表所有纪录都正确无误。
  • 中国过去用农历,而高棉用的则是佛历,两者都属于阴阳历 (Lunisolar Calendar)。
 
 

《真腊风土记》の 第二集

 

室女

人家养女,其父母必祝之曰︰“愿汝有人要,将来嫁千百个丈夫。”富室之女,自七岁至九岁;至贫之家,则止于十一岁,必命僧道去其童身,名曰阵毯。盖官司每岁于中国四月内,择一日颁行本国应有养女当阵毯之家,先行申报官司。官司先给巨烛一条,烛间刻画一处,约以是夜遇昏点烛,至刻画处,则为阵毯时候矣。先期一月,或半月,或十日,父母必择一僧或一道,随其何处寺观,往往亦自有主顾。向上好僧皆为官户富室所先,贫者亦不暇择也。富贵之家,馈以酒、米、布帛、槟榔、银器之类,至有一百担者,该直中国白金二三百两之物。少者或三四十担,或一二十担,随其家之丰俭。所以贫人之家至十一岁而始行事者,为难办此物耳。富家亦有舍钱与贫女阵毯者,谓之做好事。盖一岁之中,一僧止可御一女,僧既允受,更不他许。是夜,大设饮食、鼓乐,会亲隣。门外缚一髙棚,装塑泥人、泥兽之属于其上,或十余,或止三四枚,贫家则无之。各按故事,凡七日而始撤。既昏,以轿伞鼓乐迎此僧而归。以彩帛结二亭子,一则坐女于其中,一则坐僧于其中,不晓其口说何语。鼓乐之声喧阗,是夜不禁犯夜。闻至期与女俱入房,亲以手去其童,纳之酒中。或谓父母亲隣各点于额上,或谓俱尝以口,或谓僧与女交媾之事,或谓无此。但不容唐人见之,所以莫知其的。至天将明时,则又以轿伞鼓乐送僧去。后当以布帛之类与僧赎身。否则此女终为此僧所有,不可得而他适也。余所见者,大徳丁酉之四月初六夜也。前此父母必与女同寝,此后则斥于房外,任其所之,无复拘束隄防之矣。至若嫁娶,则虽有纳币之礼,不过茍简从事。多有先奸而后娶者,其风俗既不以为耻,亦不以为怪也。阵毯之夜,一巷中或至十余家。城中迎僧道者,交错于途路间,鼓乐之声,无处无之。

白话释义

有女孩子的人家,父母一定会祝愿女孩子,“愿你有人要,将来能嫁千百个丈夫。”富家的女孩从七岁到九岁时、穷人家的女孩到十一岁时,一定要请和尚或者道士为她们破去处女之身,这叫阵毯。

(接下来是《真腊风土记》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记录。。。)

蜡烛,传说曾用于阵毯仪式
(每年四月,若你年满 7 岁,政府会请你去破处)
官府会于每年四月,选择一日通告国内有女孩要阵毯的人家到官府申报。官府就会那家人给一条大蜡烛,烛上有一处刻有画。说是到了夜里点上蜡烛,烧到烛上刻画的地方,就是阵毯的时候了。

(但破处要花钱,而且还很贵)
通常父母提前一月或者十天半个月,就会为女孩选择一个和尚或者道士。不管寺庙道观的地点,都由经常光顾的斋主来请。有名望的僧道都被当官富商先预约了,穷人是没有选择的。富贵人家,会向阵毯的僧道馈赠酒米、布帛、槟榔、银器等物,最多时有一百多担的礼品,价值中国二三百两白银。少的也三四十担或者十几担的礼品。

礼品
礼品多少看家中富贵程度决定。所以穷人家要十一岁才能办此事,就是因为阵毯太费钱的缘故。也有富人家花钱为穷人家的女孩阵毯,这叫做好事。每年一个僧人只能和一个女孩子阵毯,僧人如果应允了人家就不允许更改。

(仪式又非常恐怖与麻烦)
阵毯那晚会大摆酒宴,鼓乐喧天,亲戚邻居们都会来参加。他们会在门外搭一个高棚,棚上放著泥人泥兽。有十来个的,也有三四个的。穷人家就没有这些。这些泥像都是按故事传说塑造的,放置七天才撤下来。到了傍晚,就会抬轿撑伞吹奏鼓乐来迎接僧道。
阵毯 Deflowered
(惊悚到一辈子都忘不掉)
用采帛连着两个亭子,一个亭里坐着女孩,一个亭里坐着僧人,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语言,只听鼓乐喧天,夜里也没有宵禁。到了该阵毯的时候,和尚才与女孩同房,亲自用手帮女孩子破处,然后用酒帮女孩洗身。父母亲邻就会用此酒点额头,或者喝了祈福。有人说和尚和女孩性交,有的说没有这样的事。但是当地人不让中国人看,所以也只是听说罢了。到了天亮之时,又抬轿撑伞吹打鼓乐送僧人回寺院。之后还要送给僧人布帛为女孩赎身,否则女孩终生都要归该僧人所有,不能嫁给其他人。我见到上述这些事是在 1297 年四月六号的夜里。

(但帮助人的和尚,内心一定是充满喜悦的)
阵毯之前女孩一定要和父母同睡,之后就不能了。父母也无需担心女孩男女之事。到婚嫁时候,虽然也有纳聘彩礼,但是比起阵毯就简单的多了。
有很多夫妻都是先有奸情再结婚的(老实说很进步),这在当地风俗来看不奇怪,也不觉得羞耻。阵毯那夜,一条街巷十几家都在迎接僧人,人们和僧人的轿伞穿梭在街道中,到处都是鼓乐之声。

 
 

奴婢

人家奴婢,皆买野人以充其役,多者百余,少者亦有一二十枚,除至贫之家则无之。盖野人者,山中之人也。自有种类,俗呼为撞贼。到城中,皆不敢出入人之家,城间人相骂者,一呼之为撞,则恨入骨髓,其见轻于人如此。少壮者一枚可直百布,老弱者止三四十布可得。只许于楼下坐卧。若执役,方许登楼,亦必跪膝合掌顶礼而后敢进。呼主人为巴駞,主母为米。巴駞者父也,米者母也。若有过,挞之,则俯首受杖,略不敢动。其牝牡者自相配偶,主人终无与之交接之理。或唐人到彼久旷者不择,一与之接,主人闻之,次日不肯与之同坐,以其曾与野人接故也。或与外人交,至于有姙养子,主人亦不诘问其所从来。盖以其所在不齿,且利其得子,仍可为异日之奴婢也。或有逃者,擒而复得之,必于面刺以青,或于项上带铁以锢之,亦有带于臂腿间者。

白话释义

奴仆,都是买野人回来当的,富人家多的有几百人,少的也有一二十个奴仆。但穷人家就没有。所谓野人,就是山里的卑微低下的人。自古以来当地人称之为撞贼。他们到了城里不能擅自出入人家,城里人吵架要是骂对方是撞贼,都非常生气恨之入骨,可见当地人对于野人轻贱的地步。年轻的奴仆可值百匹布,老弱的只值三四十匹。只能坐在楼下,被差遣的时候才能上楼,而且也要合掌、跪拜、顶礼才敢进去。奴仆称呼男主人为巴駞,女主人为巴米。巴駞是父亲的意思,米代表母亲。如果奴仆犯了错误,要低着头接受棍棒抽打,不敢动弹。
奴仆野人之间可以自行挑选配偶,但是主人一生都不会与他们发生关系。有的中国人到了这,时间久了因寂寞而和奴仆发生关系,主人知道了后,第二日就不会再与客人同坐了,因为他们和野人有了关系。也有野人和外人结合而有了孩子,主人家也不会问孩子的事情。大概觉得羞耻,而且奴仆生了孩子,长大了之后还可以继续做他的奴仆。
也有的奴仆逃走了,又被抓了回来,就会在脸上刺字,或者在脖子上带上项圈禁锢起来,也有的戴在胳膊或腿上的。
 

语言

国中语言,自成音声,虽近而占城、暹人,皆不通话说。如以一为梅,二为别,三为卑,四为般,五为孛蓝,六为孛蓝梅,七为孛蓝别,八为孛蓝卑,九为孛蓝般,十为答呼。呼父为巴驼,至叔伯亦呼为巴驼。呼母为米,姑、姨、婶姆以至邻人之尊年者,亦呼为米。呼兄为邦,姊亦呼为邦。呼弟为补温。呼舅为吃赖,姑夫、姊夫、姨夫、妹夫亦呼为吃赖。大抵多以下字在上,如言此人乃张三之弟,则曰补温张三。彼人乃李四之舅,则曰吃赖李四。又如呼中国为备世,呼官人为巴丁,呼秀才为班诘。乃呼中国官人,不曰备世巴丁,而曰巴丁备世。呼中国之秀才,不曰备世班诘,而曰班诘备世。大抵皆如此,此其大略耳。至若官府则有官府之议论,秀才则有秀才之文谈,僧道自有僧道之语说。城市村落,言语各自不同,亦与中国无异也。

白话释义

高棉有自己的语言,与邻近的占婆人和暹罗人都不同语言。例如:
一叫梅,二叫别,三叫卑,四叫般,五叫孛监
六叫孛监梅,七叫孛监别,八叫孛监卑,九叫孛监般,十叫答呼

(二跟三记反了,七跟八也记反了,五到九把 孛监 改为 孛ram 比较合适)


正确说法如下
一:muoy (មួយ)
二:pi (ពីរ)
三:bei (បី)
四:buon (បួន)
五:pram (ប្រាំ)
六:pram-muoy (ប្រាំមួយ)
七:pram-pi (ប្រាំពីរ)
八:pram-bei (ប្រាំបី)
九:pram-buon (ប្រាំបួន)
十:dop (ដប់)

称呼父亲叫巴驼,叔伯也叫巴驮,称呼母亲叫米
姑姨婶姆称呼为米,邻居年长的阿姨也叫米。称哥哥叫邦,姐姐也叫邦
弟弟叫补温。舅叫吃赖,姑夫、姨夫、姐夫、妹夫都叫孛赖

正确说法如下
父亲:pa / puk (ប៉ា ពុក)
母亲:mak / mea (ម៉ាក់ ម៉ែ)
叔叔:pu (ពូ)
阿姨:yi (អុី)
伯伯:om (អុំ)
年长阿姨:ming (មុីង)
姐姐或哥哥:bong (បង)
弟弟或妹妹:oun (អូន)
姐夫或嫂子:bong tlai (បងថ្លៃ)
妹夫或弟妹:poun tlai (ប្អូនថ្លៃ)

高棉语的表述方式大多是前后倒置。比如称呼此人张三的兄弟,就说补温张三。那人是李四的舅舅,就说吃赖李四。又比如称中国为备世,称官人叫巴丁,称秀才叫班诘。叫中国官人不叫备世巴丁,而叫巴丁备世。叫中国秀才不叫备世班诘,而叫班诘备世,大致就是这样。不过做官的有官方语言,秀才之间也有专有名词来交流,僧道也有僧道的语言。城市村落也有各自的方言,这和中国没有什么区别。


(考试算及格)
(周达观才来不到一年,但对高棉各方面都颇有研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