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真腊风土记》的开头是“总叙”,其续内容共有 40 则。因为内容繁多,我们将分成五集来介绍,方便大家认识这本对吴哥历史最重要的著作。

  • 第一集:总叙、城郭、宫室、服饰、官属、三教、人物、产妇
  • 第二集:室女、奴婢、语言、野人、文字、正朔时序、争讼、病癞、死亡
  • 第三集:耕种、山川、出产、贸易、欲得唐货、草木、飞鸟、走兽
  • 第四集:蔬菜、鱼龙、酝酿、盐醋酱曲、桑蚕、器用、车轿、舟楫
  • 第五集:属郡、村落、取胆、异事、澡浴、流寓、军马、国主出入

 

跟你说ㄟ
  • 事实上,《真腊风土记》纪录的是吴哥王朝。为避免误解,翻译内皆把真腊改为吴哥
  • 元朝一里约 468 公尺,不过古人对距离上的丈量通常都只是个大概,并不精准。
 
 

《真腊风土记》の 第一集

 

总敍

真腊国或称占腊,其国自称曰甘孛智。今圣朝按西番经,名其国曰澉浦只,盖亦甘孛智之近音也。自温州开洋,行丁未针。历闽、广海外诸州港口,过七洲洋,经交趾洋到占城。又自占城顺风可半月到真蒲,乃其境也。又自真蒲行坤申针,过昆仑洋,入港。港凡数十,惟第四港可入,其余悉以沙浅故不通巨舟。然而弥望皆修藤古木,黄沙白苇,仓卒未易辨认,故舟人以寻港为难事。自港口北行,顺水可半月,抵其地曰查南,乃其属郡也。又自查南换小舟,顺水可十余日,过半路村、佛村,渡淡洋,可抵其地曰干傍,取城五十里。按《诸番志》称其地广七千里,其国北抵占城半月路,西南距暹罗半月程,南距番禺十日程,其东则大海也。旧为通商来往之国。圣朝诞膺天命,奄有四海,唆都元帅之置省占城也,尝遣一虎符万户、一金牌千户,同到本国,竟为拘执不返。元贞之乙未六月,圣天子遣使招谕,俾余从行。以次年丙申二月离明州,二十日自温州港口开洋,三月十五日抵占城。中途逆风不利,秋七月始至,遂得臣服。至大徳丁酉六月回舟,八月十二日抵四明泊岸。其风土国事之详,虽不能尽知,然其大略亦可见矣。

白话释义

真腊国又叫占腊(吴哥王朝),他们叫甘孛智。元朝按西方人的翻译,叫它澉浦只,也就是甘孛智的近音。
周达观路线
从温州出海,使用罗盘往西南行,经历福建广东一些港口,又过了海南岛东北,经越南北部海域后到达占城(占婆)。
从占城顺风行船半个月到了真浦(现今越南南部,过去属高棉领土),这才到吴哥的国境。又从真浦行舟到坤申针,过了昆仑洋进入港口。大概有几十个港口的样子。只有第四个港口(湄公河其中一个出海口)可以进入。其余都是浅沙滩,不能过巨大的舟船。但是巡视这些港口都是一样的老藤古树,白色的芦苇,黄色的沙滩,并不是很容易辩认的。所以船员都把寻找港口当做最难的事。
从港口往北,往河道上行半个月,就到一个叫查南的地方,是吴哥帝国的一个郡。又从查南换了小船。随着河开了了十几日,经过半路村、佛村、渡淡洋(洞里萨湖),就到了停船的港口,从港口到国都约五十里。
干傍 Kompong
按宋朝《诸番志》这本书的说法,吴哥帝国的国境有七千多里。从国都向北要走半个月才能到占城,从西南也要行半个月才能到暹罗。从南走十天就能到番禺。它的东面是大海。很久以前就是各国通商的重要口岸。
天朝自认皇权天授,全世界都它的。命令驻守占城的唆都元帅派了两位中高阶军官前往吴哥(想干嘛?)。然而吴哥国主居然把两个人抓走不放回来(当然…)。元贞乙末年六月。皇帝派使臣出使吴哥,笔者也有幸随行。隔年二月离开宁波,二十日从温州港出海。三月十五日到达占城。在往吴哥的途中,遇到逆风,一直到七月才到了吴哥,不久吴哥的国主表示愿意臣服。大德丁酉年六月回国,八月十二在四明港登岸。对该国的风土人情虽然不能尽知,但还是能知道个大概。
 
 

城郭

州城周围可二十里,有五门,门各两重。惟东向开二门,余向皆一门。城之外皆巨濠,濠之外皆通衢大桥。桥之两傍共有石神五十四枚,如石将军之状,甚巨而狞,五门皆相似。桥之阑皆石为之,凿为蛇形,蛇皆九头。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,有不容其走逸之势。城门之上有大石佛头五,面向四方。中置其一,饰之以金。门之两旁,凿石为象形。城皆叠石为之,高可二丈。石甚周密坚固,且不生繁草,却无女墙。城之上,间或种桄榔木,比比皆空屋。其内向如坡子,厚可十余丈。坡上皆有大门,夜闭早开,亦有监门者,惟狗不许入门。其城甚方整,四方各有石塔一座,曾受斩趾刑人亦不许入门。当国之中有金塔一座,傍有石塔二十余座。石屋百余间,东向金桥一所。金狮子二枚,列于桥之左右。金佛八身,列于石屋之下。金塔之北可一里许,有铜塔一座,比金塔更髙,望之郁然。其下亦有石屋数十间。又其北一里许,则国主之庐也。其寝室又有金塔一座焉。所以舶商自来有“富贵真腊”之褒者,想为此也。石塔在南门外半里余,俗传鲁般一夜造成。鲁般墓在南门外一里许,周围可十里,石屋数百间。东池在城东十里,周围可百里,中有石塔、石屋。塔之中有卧铜佛一身,脐中常有水流出。味如中国酒,易醉人。北池在城北五里,中有金方塔一座,石屋数十间。金狮子、金佛、铜象、铜牛、铜马之属,皆有之。

白话释义

吴哥城门
吴哥城周长有二十里,共有五个城门。每个城门有内外两层门。只有城东有两个城门,其余都只有一个城门。城外是宽阔的护城河,护城河外都建有大桥通向各个城门。
吴哥城南门
大桥的两侧各有石雕神像五十四座,如石雕武士一样,形制巨大,面目狰狞。五座城门的桥边都是这样。桥的栏杆都是石造的,凿刻成蛇的形状,蛇有九头。而五十四座神像都作拔蛇状,似乎是怕蛇逃走似的。(实际上他们在拔河,出自印度神话 – 搅动乳海
城门旁刻有大象石雕
城门的上方是石雕的五个大佛头(周达观记错,其实只有三个),都面向四方。中间的佛头用金装饰。大门的两侧有石头凿刻的大象。城墙都是用石头垒成,有两丈高,城墙用石头砌的严密坚固,没有杂草。但却没有建墙垛。(射箭防御用)城头上有些地方种有棕糖树,也有许多空屋。城墙内侧有斜坡,坡有十来丈厚。坡上都有大门,晚上关闭,早上开门。有守门的护卫,只有狗不允许进城。国都为方形,四方都建有一座石塔。因罪被砍了脚趾的的犯人也不得入内。国都的中心有一座金塔(巴扬寺)。金塔的周围有二十余座石塔;并有石屋一百多间;它的东面有一座金桥,桥的左右各有一座金狮子;石屋的下面分列著八座金佛。金塔的北面大概一里的地方,有一座铜塔(巴芳寺),比金塔还高,看起来高大险峻。铜塔的下面也有十几间石屋。铜塔北面一里左右,就是国王的宫殿。国王的寝宫中也有一座纯金的塔(空中宫殿)。所有往来吴哥的船商都说吴哥帝国的国君是天下最富有的君王,想来是因为这座金塔的缘故。南门外约半里远的地方,有一座石塔(巴肯寺),传说是鲁班一夜建成。鲁班墓(小吴哥寺)在南门外一里多,周长大概约十里,有数百间石屋。吴哥城的东边十里左右,有一座水池(东梅蓬,现已干枯),占地周长近百里。水池中央有石塔、石屋。
卧铜佛
塔中(东梅蓬寺)有一座铜卧佛(东梅蓬铜卧佛,现已消失,下图为西梅蓬铜卧佛。),卧佛的肚脐中经常有水流出,味道跟中国的白酒很像,容易醉人。
涅槃寺 neak pean
吴哥城的北侧也有一座水池,中间有一座金制的方塔(涅槃寺),几十间石屋,还有很多金狮子、金佛、铜象、铜牛、铜马等。
 

宫室

国宫及官舎府第皆面东。国宫在金塔、金桥之北,近门,周围可五六里。其正室之瓦以铅为之,余皆土瓦。黄色桥柱甚巨,皆雕画佛形。屋头壮观,修廊复道,突兀参差,稍有规模。其莅事处有金窻棂,左右方柱上有镜,约有四五十面,列放于窗之旁。其下为象形。闻内中多有竒处,防禁甚严,不可得而见也。其内中金塔,国主夜则卧其上。土人皆谓塔之中有九头蛇精,乃一国之土地主也,系女身。每夜(则)见国主,则先与之同寝交媾,虽其妻亦不敢入。二鼔乃出,方可与妻妾同睡。若此精一夜不见,则番王死期至矣;若番王一夜不往,则必获灾祸。其次如国戚大臣等屋,制度广袤,与常人家迥别。周围皆用草盖,独家庙及正寝二处许用瓦。亦各随其官之等级,以为屋室广狭之制。其下如百姓之家止草盖,瓦片不敢上屋。其广狭虽随家之贫富,然终不敢傚府第制度也。

白话释义

国王的宫殿和官员的府邸都朝向东方。宫殿在金塔、金桥的北面,靠近北城门,周长大概五六里(宫殿为木造,现已不复存在)。宫殿正殿的屋顶用铅瓦装饰,其他宫殿都是黄色土瓦。高大的梁柱上雕刻了佛像。屋簷壮观,走廊整齐,与道路交错,颇具规模。
斗象台
国王议事的厅堂(斗象台,以前斗象台上方有木造殿堂)有金窗櫺装饰,左右两侧的柱子上装有镜子,约有四五十面,排在窗子旁边。下方都雕刻成大象的样子。听说宫殿内有很多奇珍异宝,但是卫士防范森严,外人是没有机会见到的。
空中宫殿 PHIMEANAKAS
皇宫中有一座金塔(空中宫殿),国王每晚都会在里面休息。当地人都说塔内有一只九头蛇精,是吴哥帝国的守护女神。她每晚化作女人之身,国王与之同寝交媾,即使是国王的妻子也不敢擅自闯入。
到了二更的时候,国王才能从塔中出来,与妻妾同眠。如果蛇精一夜不在金塔中出现(空中宫殿),那么国王的死期就到了;如果国王一夜不去金塔(空中宫殿)过夜,就一定会有灾祸降临。
其他如王公大臣的房子,也很宽大,与寻常百姓家有很大区别。王公大臣只有家庙和居住的正屋房顶可用瓦,其余房屋只能用草叶。房屋的大小规模随着官衔高低而有不同。到了普通百姓家,只能用草叶,不允许用瓦片屋顶。虽然百姓家房屋的大小因为贫富而有所差异,但不会逾越该遵守的建筑等级制度。
 

服饰

自国主以下,男女皆椎髻,袒裼,止以布围腰。出入则加以大布一条,纒于小布之上。布甚有等级。国主所打之布,有直金三四两者,极其华丽精美。其国中虽自织布,暹罗及占城皆有来者,往往以来自西洋者为上,以其精巧而细様故。人惟国主可打纯花布。头戴金冠子,如金刚头上所戴者。或有时不戴冠,但以线穿香花,如茉莉之类,周匝于髻间。顶上戴大珍珠三斤许。手足及诸指上皆带金镯、指展,上皆嵌猫儿眼睛石。其下跣足,足下及手掌皆以红药染赤色,出则手持金剑。百姓间惟妇女可染手足掌,男子不敢也。大臣国戚可打踈花布,惟官人可打两头花布,百姓间惟妇人可打之。新唐人虽打两头花布,人亦不敢罪之,以其暗丁八杀故也。暗丁八杀,不识体例也。

白话释义

高棉古代穿着
连国主在内,不分男女都把头发束成椎髻,露出胸膛,只有腰间用布围着。出门时则加条大布盖在小布上。布在使用上有分等级。国王所搭的布,有三四两的金饰,非常的华丽精美。虽然吴哥国内也产布,但暹罗和占城都有布商到这里做生意。高棉人往往觉得外国的布比较好,因为更精巧细致。只有国主能穿纯花的布,头上戴着纯金做的冠,冠的样式和佛教金钢的冠一样。不戴冠的时候,就把鲜花用线串著,围在发髻上。顶上戴了个三斤重的珍珠。手脚和手指上都带着金镯和指环,上面镶嵌了猫儿眼(贵重的宝石)。不穿鞋,手掌和脚掌都用染料涂成红色。出门时手握金剑(国王)。寻常百姓只有妇女可以染红手足,男人就不敢。王公大臣可以穿不太密的花布。只有当官的人可以穿有花边的布,寻常百姓只有妇女能穿。
新唐人虽打两头花布,人亦不敢罪之,以其暗丁八杀故也。暗丁八杀,不识体例也。
刚从中国来的人虽然穿花边的布,当地人也不怪罪。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就是暗丁八杀,意思是初来乍道的人,不懂我们的习俗与体制。
 

官属

国中亦有丞相、将帅、司天等官,其下各设司吏之属,但名称不同耳。大抵皆国戚为之,否则亦纳女为嫔。其出入仪从各有等级。用金轿杠、四金伞柄者为上;金轿杠、二金伞柄者次之;金轿杠、一金伞柄者又次之;止用一金伞柄者,又其次之也。其下者止用一银伞柄者而已,亦有用银轿杠者。金伞柄以上官,皆呼为巴丁,或呼暗丁。银伞柄者,呼为厮辣的。伞皆用中国红绢为之,其裙直拖地。油伞皆以绿绢为之,裙却短。

白话释义

吴哥帝国也有丞相、将帅、司天这些官制。这些官都有许多属从,但名称和中国不同。大都是王公国戚担任。为了担任这些要职,就要献上自己的女儿给国主当嫔妃(当国王真幸福)。吴哥王朝出行的仪式也分有等级的。最高等级是用金色的轿子撑四把金柄伞。其次是用金色的轿子撑两把金柄伞。只用金轿打一把金柄伞的就又次了。更次的是只打金柄柄。再次的是打银柄伞,也有用坐银轿的。有资格用金伞的大官都叫巴丁,也有叫暗丁的。用银柄的叫厮辣。伞盖都是用的中国做的红绢。伞边的装饰裙一直拖到地上。油伞都是用绿绢,伞裙很短。
官属:其出入仪从各有等级。用金轿杠、四金伞柄者为上
 

三教

为儒者呼为班诘,为僧者呼为苎姑,为道者呼为八思。惟班诘不知其所祖,亦无所谓学舎讲习之处,亦难究其所读何书。但见其如常人打布之外,于项上挂白线一条,以此别其为儒耳。由班诘入仕者则为髙上之人,项上之线终身不去。苎姑削髪穿黄,偏袒右肩,其下则系黄布裙,跣足,寺亦许用瓦盖,中止有一像,正如释迦佛之状,呼为孛赖,穿红,塑以泥,饰以丹青,外此别无像也。塔中之佛,相貌又别,皆以铜铸成,无钟鼔铙钹与幢幡寳盖之类,僧皆茹鱼肉,惟不饮酒,供佛亦用鱼肉,每日一斋,皆取办于斋主之家。寺中不设厨灶,所诵之经甚多,皆以贝叶叠成,极其齐整,于上写黑字,既不用笔墨,不知其以何物书写。僧亦有用金银轿扛伞柄者。国王有大政亦咨访之,却无尼姑。八思惟正如常人打布之外,但于头上戴一红布或白布,如鞑靼娘子罟姑之状而略低,亦有宫观,但比之寺院较狭,而道教者亦不如僧教之盛耳。所供无别像,但止一块石,如中国社坛中之石耳。亦不知其何所祖也。却有女道士。宫观亦得用瓦。八思惟不食他人之食,亦不令人见食,亦不饮酒,不曾见其诵经及与人功果之事,俗之小儿入学者皆先就僧家教习,暨长而还俗,其详莫能考也。

白话释义

读书人称为班诘,和尚称为苎姑,道士称为八思。
只是不知道读书人的祖师是谁,也没有所谓的学校课堂(在过去,寺庙就是学校),也不清楚他们读的是什么书。只是他们的穿着除了和普通人一样外,还会在脖上系一条白色绳子。用这白绳来区别是否是读书人。读书人如果当官会成为众人之上的大官。脖子上的白绳一生都不取下来。
苎姑削髪穿黄,偏袒右肩,其下则系黄布裙,跣足
和尚都会剃发,穿黄色衣服,露著右肩,下身穿着黄布裙,光着脚。
寺亦许用瓦盖 (寺庙也允许用瓦)
寺庙也允许用瓦,寺中只有一尊佛像,就是如来佛祖,当地人称为孛赖,身穿红衣,泥塑而成,涂上彩绘装饰。
因为经济改善,现今寺庙的佛像,也以铜铸成
塔内的佛像又有不同,用铜制成的,没有鼓钹乐器和贡品宝物等装饰。僧人会吃鱼肉,只是不饮酒(小乘佛教的和尚可吃肉,但不能喝酒)。当地人也用鱼和肉来供奉佛祖,每天供奉一次,都是施斋的人奉献的。寺庙里没有厨房,有很多诵读的经文,都是写在贝叶上的(棕糖叶),非常整齐,上面写着黑色的字,但不是用笔墨写的,也不知道它是用什么东西书写。僧人也有坐金银桥打金银伞的,若有国家大事,国王也会向有名望的僧人咨询。却没有尼姑这样。
道士除了和常人一样打扮外,还会在头上戴块红布和白布,像蒙古女人的头冠一样,只是低了一点。
Linga (印度教生殖崇拜)
道士也有宫观,但是比寺院要小。道士也不如僧人那么受人尊重。道观里没有供奉什么神像,只有一块石头,就如中国社庙里的石头一样,但也不知他们供奉的是哪位祖师(那是神棒,叫做 Linga,来自印度教生殖崇拜)。
柬埔寨乡下女道士
也有女道士。宫观也能用瓦顶。道士不能吃别人的食物,也不能让别人看到他们吃东西,也不喝酒。没有看到过他们诵经和做法事等事。
当地习俗是小朋友小时候都先到寺院学习,长大后就还俗。(柬埔寨、老挝、泰国过往都有这样的习俗)详情也无法考究了。
 

人物

人但知蛮俗人物粗丑而甚黑,殊不知居于海岛村僻及寻常闾巷间者,则信然矣。至如宫人及南棚〈南棚乃府第也。〉妇女多有其白如玉者,盖以不见天日之光故也。大抵一布缠腰之外,不论男女皆露出胸酥,椎䯻跣足。虽国主之妻,亦只如此。国主凡有五妻,正室一人,四方四人。其下嫔婢之属,闻有三五千,亦自分等级,未尝轻出户。余每一入内,见番主必与正妻同出。乃坐正室金窗中,诸宫人皆次第列于两廊窗下,徙倚以窥视,余备获一见。凡人家有女美貌者,必召入内。其下供内中出入之役者,呼为陈家兰,亦不下一二千。却皆有丈夫,与民间杂处,只于顖门之前,削去其髪,如北人开水道之状,涂以银朱,及涂于两鬓之傍,以此为陈家兰别耳。惟此妇可以入内,其下余人不可得而入也。内宫之前后有络绎于道途间。寻常妇女,椎髻之外,别无钗梳头面之饰。但臂中带金镯,指中带金指环。且陈家兰及内中诸宫人皆用之。男女身上,常涂香药,以檀麝等香合成。家家皆修佛事。国中多有二形人,每日以十数成羣,行于墟场间。常有招徕唐人之意,反有厚馈,可丑可恶。

白话释义

人们会觉得高棉人又丑又黑,却不知这只是住在海边和村落的普通人家,天天日晒才会这样。但是宫中和王公大臣府中的妇女很多都是皮肤光滑如玉,大概是因为每天不晒太阳的原因。高棉人不论男女,都缠一块布在腰上,露出酥胸椎髻光着脚。国王的妃子也是如此。
国王有五位妻子,正室中宫一位,东南西北四宫各一位妃子。其他还有嫔妃奴婢听说有三五千人。她们自分等级,也不轻易出门。我每次觐见,国王都和正宫妻子一同接见。他们坐在正室,室中装饰著金窗,宫人们都排队于两廊的窗下,来回行走或者像宫内窥视,我见到过她们这样子。普通人家凡是有相貌美丽的女孩,一定会被召入宫中,供宫中的人使唤,她们被称为陈家兰,有一两千多人。她们都有丈夫,在民间居住。她们减掉了脑门前的头发,向中国北方人开水道的样子(河童头?),脑门和两鬓处都涂上银红色的脂粉,作为区别陈家兰的标志。只有她们可以进入宫内,其他人都不能。宫中前后有专门的的通道。
普通的妇女除了梳着椎髻外,头上没有其他头钗的装饰。
臂中带金镯,指中带金指环
但是手臂上带有金镯,手上带有金戒指。这些陈家兰和宫中人也都这样佩戴。男女身上都涂上由麝香合成的香料。家家都供奉佛像。
吴哥国中有人妖(Ladyboy),每天十几位结伴在市场闲逛。他们最喜欢招揽中国来的人(嗯,他们现在更爱西方人),收入很丰厚,但是相貌很丑恶。


(注: 晚上 12 点后,暹粒的 Pub Street,会聚集很多的 Ladyboy 在 Sok San Road 与 Sivatha Road 的十字路口。)
 

产妇

番妇产后,即作热饭,拌之以盐,纳于阴户。凡一昼夜而除之。以此产中无病,且收歛常如室女。余初闻而诧之,深疑其不然。既而所泊之家,有女育子,备知其事。且次日即抱婴儿,同往河内澡洗,尤所怪见。又每见人言︰番妇多淫,产后一两日,即与夫合。若丈夫不中所欲,即有买臣见弃之事。若丈夫适有远役,只数夜则可,过十数夜,其妇必曰:“我非是鬼,如何孤眠?”淫荡之心尤切。然亦闻有守志者。妇女最易老,盖其婚嫁产育既早,二三十岁人,已如中国四五十岁人矣。

白话释义

高棉女人生了孩子之后,就会做热米饭,拌了盐之后糊住阴道,一天一夜后再清除。以此来预防生产的疾病,且阴道会恢复像处女一样。
生产壁画
我开始听说这个十分惊诧,认为这是胡说八道。但是当房东家生孩子的时候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而且第二天,他们就抱着婴儿到河里洗澡,更是不可思议(高棉人没有坐月子的习惯)。
我又常听人说高棉妇女非常淫荡。生了孩子后一两天就要和丈夫同房。如果丈夫不能满足,她们就会到外面偷情。如果丈夫要出远门,只能去几天。如果超过十天,她们就会说:“我又不是鬼,怎么能一个人入睡?”可见性欲真是很强(古代柬埔寨比上中国儒家文化,在性方面开放许多。不过到了近代,华人终于赢回来了 )。
但也听说有守住节操的女子。高棉妇女很容易衰老,也许是因为她们结婚与生育早的原故。二三十岁的人就像中国四五十岁的老妇一样了。

上一篇 初入吴哥王朝

快来看看,最超值的小行程 !

吴哥窟这边没有公共汽车、地铁、出租车,所以自由行的旅客,来吴哥窟都要预约司机。一般向旅馆预约司机通常比较贵,直接找司机品质又怕有问题。现在起,不用再担心了,StopAsia 推出了最专业的司机预约与文化体验服务,欢迎您可以上来看看喔~

吴哥窟小行程